2008年,石洪娥在家中去世,留下妻子朱逢博生活在悲痛之中。

这对夫妻的关系非常好。朱逢博一时无法接受丈夫的死亡。她甚至把丈夫的骨灰盒放在卧室里,日夜陪伴着她,有时还喃喃自语:“你在那里过得好吗?”

这是一种多么深厚的爱啊,让朱逢博在丈夫死后一直带着他的骨灰。就连他的儿子史进也感慨地说:“父母的爱让我有了儿子,我很感动。

01.工地上的夜莺

你知道朱逢博是中国著名的歌唱艺术家,但你不知道,事实上,她半路出家了。

年轻时,她梦想成为一名伟大的建筑师,唱歌只是她的爱好。

后来唱歌从爱好升级为事业,也促成了她和石红娥的好姻缘。

1960年,朱逢博从同济大学建筑系毕业,开始了对未来充满期望的工作。

作为建筑师,去工地是必修课。她不怕苦,每天和工人们一起干活,一点都不像个姑娘。

但是,一个女孩子,就该有多精致就有多精致。休息时,她看着工哥,主动说:“大哥,我们工地没什么好玩的。你喜欢听歌吗?也许我会唱首歌。

工人们一听,立刻来了精神:“来一个!”

朱逢博并不胆怯。他随即在黄沙飞扬的工地上唱了一首歌,现场掌声雷动。

起初,附近的工人听她唱歌,然后远处的人听到了噪音。大家自发地围成一个圈,朱逢博在圈的正中央唱歌,这有点像一场小型音乐会。

从此,工友们都喜欢亲切地叫她“小夜莺”。

《小夜莺》的重头戏是在上海歌剧院工地的慰问演出。专业歌手在舞台上表演,却没有得到预期的雷鸣般的掌声。

台下的观众面面相觑,有人在窃窃私语,“我觉得这个水平和小夜莺没什么区别。你不是来愚弄我们的。

这句话恰好被站在一旁的团长听到。他产生了兴趣:“你口中的小夜莺是谁?”

“朱逢博是我们的工地。

”有着胆子喊:“朱逢博,来一个。

声音越来越大,朱逢博红着脸站了起来。她不想在关公面前玩大刀,但是工人们太热情了。另外,歌剧院里的人们想看看她是谁,并在舞台上围住了她。

她一开口,负责人的眼睛就亮了。“这是唱歌的好苗子。

头的爱情,心里已经开始考虑把朱逢博转向歌剧院。

几天后,朱逢博接到了公司的通知,他不用去工地了,后来去了上海歌剧院工作。

02.乌龙相识,大胆求爱。

在歌唱领域,朱逢博自诩自己是个门外汉。既然他已经来了,他将从头学起。

歌剧院里有这么多的大咖,朱逢博一点也不担心老师的问题。她的目标是刚刚回国的石红娥。

一进歌剧院,她就听到了石洪娥的名字。可以说整个单位没有不认识他的人。

施鸿鹄是著名的音乐天才。与朱逢博不同,他很小就挖掘出了自己的音乐天赋,并专门进行了研究。16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,后来出国学习美声唱法。

尽管他只比朱逢博大三岁,在他面前,朱逢博仍然需要老老实实地叫“老师”。

这位老师不容易被叫去,因为起初史红娥对朱逢博的印象不好,不喜欢和她说话。

起初,朱逢博问他问题,他很高兴。“小姑娘年纪小,懂得上进,挺好的。

”他在心中给了一个很高的评价。

但是当朱逢博张开嘴要唱的时候,石洪娥的脸色突然由晴朗变为阴沉,朱逢博立刻闭上了嘴。

施虹娥是一个对音乐很认真的人。朱逢博一开口,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没有多少音乐功底,但却有一副好嗓子。一句话,她说:没有技巧,全是感觉。

但这是歌剧院。一个没学过声乐的人怎么会来这里工作?

一股怒火突然从石洪娥的心中升起。他不了解朱逢博的实际情况,认为这是在走后门。

出于绅士的修养,他不好意思给朱逢博板起脸,所以他拿着水杯直接离开了。

站在那里的朱逢博以为他只是出去打水,就傻傻地在那里等他,等了两个小时。

其实,等了半个小时后,朱逢博意识到史红娥不想理自己,但她不明白为什么,所以她执着地等了两个小时,只为问一个理由。

两个小时后,当石洪娥端着一杯水回来时,他发现朱逢博还没有离开,惊讶地站在门口。

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表现得如此粗鲁。如果我唱得不好,你就说,你一句话不说就走是什么意思?”朱逢博问,无法抑制他的愤怒。

看到朱逢博如此直接,石洪娥没有隐瞒什么,把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。两个人听到对方的说辞后都愣住了,过了一会儿突然相视一笑。

事后朱逢博再次回忆起这段经历,不禁感叹道:“如果当时我没有等人直接离开,也许我再也不会去找你了,我们现在也不会在这里。

石洪娥的确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。那时,在中国没有多少人知道美国唱法,朱逢博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。

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。慢慢的,朱逢博不再单纯的把他当成老师,还想成为他的女朋友。

然而,代表团团长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消息。他找到她,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希望你30岁以后,可以考虑谈恋爱,考虑结婚。你是个好苗子,可以去更高的地方。

这些话让朱逢博暂时放弃了向史红娥表白的念头,两人保持了师友的关系。她对自己说:“如果他在30岁之前有了女朋友,那我就放弃了。

幸运的是,1967年,33岁的史洪娥还没有约会,于是朱逢博大胆出击。

她给对方写了一封信。信的内容很简单:晚上10点,在琴房的楼梯上,不见不散!

当石洪娥看到碑文中的“朱”字时,他知道了这封信的主人是谁。他的心跳得又快又剧烈。“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?”

其实,石洪娥是对朱逢博感兴趣,否则他不会33岁还单身。他兴奋地如约而至。

史洪娥走后,朱逢博已经在那里等他了,“没想到让你久等了。

一句话,把两人的记忆带回了初次见面时的乌龙。朱逢博看着对方,突然说道:“我想在下个月一号和你结婚。你愿意吗?”

石洪娥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,站在原地,等他反应过来,立刻兴奋地点了点头。

在清冷的月光下,是他们微红的脸。

03.低调结婚,热爱生活。

朱逢博的话不是玩笑。她真的想在下个月1号结婚。石红娥很想结婚,于是他们在互相表白的第6天就结婚了。

婚房很简单,就是10平米的小房间,但是夫妻俩一点都不嫌弃。在这里,他们许下了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的誓言。“我会一辈子对你好。

婚后,两人形影不离,不久就生了一个儿子。

生孩子这样的大事并没有耽误朱逢博的事业,老公也很支持。

他们都是献身音乐的人,夫妻携手将美国唱法与中国传统唱法相结合,推动了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。

唯一对不起的是儿子的付出。夫妻俩都是工作狂。年轻的时候,他们的付出基本都是跟着家里的老人。

有一次,朱逢博因为长时间工作而没有见到她的孩子。当她最终完成工作时,她回家去看看孩子们怎么样了。然而,当她回到家时,孩子们给了她迎头一击。

孩子还小。他太久没见他妈妈了。他不记得她了。

朱逢博想抱抱孩子,但他开始“哇”地哭起来,并努力不让妈妈抱他。朱逢博站在那里,眼里含着泪水,不知所措。

这时,石洪娥也回到了家里。当他看到这种情况时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他抱住妻子,轻声说:“孩子还小,熟悉就好。

“我知道,我只是为他感到难过。

”在丈夫的安慰下,朱逢博逐渐从情绪中走了出来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朱逢博总是情绪低落,看上去虚弱无力。

为了取悦妻子,石洪娥特意买了一束花,炒了一些朱逢博喜欢的菜。他们吃了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。

这几天史进和妈妈在一起很久了,他和朱逢博也恢复了以前的亲密。他不仅让妈妈抱抱他,还咯咯地笑,朱逢博看着他就心软了。

父母都是音乐天才,儿子努力演奏的天赋也不差。他很小的时候就能完整的弹一整首钢琴曲,让父母大吃一惊。

但是,石不在这里。因为工作忙,童年时父母错过了很多,所以即使有天赋,史进也没有进入音乐领域。

朱逢博和他的妻子没有坚持。没有人规定他们的儿子必须追随父亲的脚步。他们的儿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是有好处的。

04.丈夫因病去世,靠儿子生活。

石红娥的身体不太健康。早在1992年,他做了一次心脏手术,这让朱逢博吓得发呆。

自从这次手术后,石红娥的工作量大大减少了。首先,他的身体真的无法承受高强度的工作,其次,朱逢博密切关注着他。

为了照顾丈夫,朱逢博也减少了自己的工作量。2000年,她几乎不再登台表演。

当他们闲下来的时候,他们体会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快乐。

以前他们工作忙,几乎都是去外地出差,很少有时间欣赏美景。现在,他们终于有时间携手,共赏祖国大好河山。

他们的年龄已经不小了,有时他们的儿子会忍不住担心他的努力,所以他会开车带全家人去远足。有时候他工作忙,老两口要出去玩,他就制定好攻略,给父母找个靠谱的旅游团。

史进常说:“父母的生活是我对婚姻最想要的。

孙女出生后,这对夫妇有了新的乐趣。每天,他们在家里和他们的孙子一起玩,看着他们的孙女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,朱逢博的心是如此的柔软。

我还记得孙女第一次叫“奶奶”,朱逢博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。“你怎么突然哭了?”石洪娥关切地问。

“我只是想起我们的儿子小时候。他小时候我们真的错过太多了。

”朱逢博将眼泪轻轻抚去。

平凡的生活简单而快乐,但2008年3月11日的一场意外毁了这一切。

那天晚上,夫妇俩像往常一样关了灯,几分钟后,石洪娥抓住朱逢博的手说:“我不舒服。

朱逢博第一时间打开了灯。看到丈夫脸色发白,立即叫了救护车,但还是错过了。石洪娥的心脏迅速停止了跳动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依然握着妻子的手。

朱逢博知道他不信任她。

史洪娥的死对朱逢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。她舍不得让丈夫离开她,强行通过公开讨论。她没有埋葬丈夫的骨灰盒,而是把它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她每天都会和老公聊,念叨着他们一起经历的风风雨雨,有时还会在房间里唱几句,自言自语,“我的唱功是不是不如以前了?我正在变老。

石洪娥死后,朱逢博的一生就被困在这个小房间里。

最后,我把我妈接来住在我身边,每天陪着她,陪她聊天,散步,看电视。孙女也很心疼奶奶,会撒娇奶奶带自己出去玩,爷爷奶奶和孙子孙女一起在公园玩。

多亏了家人的悉心照料,朱逢博走出了丈夫去世的悲痛。

每当谈起这件事,史进说:“第一次,我知道了什么是爱。

史进是个孝子,很照顾母亲。现在,朱逢博每天在家养花,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。

孙女在了解了奶奶的光辉事迹后,对她的母校同济大学产生了好奇。经过艰苦的学习,她成了她祖母的弟弟,朱逢博的脸上几乎带着微笑。

只是偶尔,她还记得她和石红娥走过的风风雨雨。即使他已经离开了14年,他的声音和笑声仍然清晰地描绘在他的脑海中。

一场乌龙的初遇,授课的认真,同台演出的默契,交流思想的羞涩和紧张,都没有随着时间消散,每次回想起来都觉得开心。

史进有时会假装吃醋,说:“别人聊天的时候,都说自己的孩子怎么样。你乖的时候,张口闭口都是我爸。

”朱逢博笑笑不说话。

没有人比史进更懂父母的爱,他们长久的生活在一起成了他的向往。

现在他是母亲唯一的依靠,他要好好照顾她,只希望她能慢慢变老。

 

作者 admin